文章发布

吴亦凡风波背后 | 被失德艺人牵连的代言品牌解约是否合法?
2021-07-20作者:徐博言来源:天地人

近日,娱乐明星吴亦凡事件在网络引发热议,一经曝光便引起巨大反响与关注。这场由微博名为“刘美丽同学”的网友发文开启的网络对峙,在微博认证为“颜值博主”的都美竹7月17日发文谴责吴亦凡时达到了高潮。在都美竹发文后,又陆续有二十余位自称受害者的年轻女孩出现,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

微信图片_20210720142914.png

△刘美丽同学博文(左)    都美竹博文(右) 图片来源微博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有待考证,但吴亦凡的个人口碑下降与形象受损已是不争的事实。

类似吴亦凡此次情况的艺人失德事件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譬如今年年初的郑爽代孕事件。

法律法规对于失德艺人是否有相关规制?合作品牌这种单方解除代言关系的行为是否合法?除了与失德艺人之间的代言关系需要斟酌,品牌方还可能面临其他的法律风险吗?

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解读和分析,并为与失德艺人合作的代言品牌提出一些权益保护建议。

一、关于失德艺人的限制

2014年9月29日,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明令禁止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参与的节目、影片播出,也不允许这些艺人接演新的节目、影片。

这是在“柯震东吸毒事件”与“黄海波嫖娼事件”发生之后,官方文件中首次提出,对影视行业从业人员存在道德品质问题的规制。在此之前,无论娱乐明星做出违法还是失德行为,都并不会有工作上的明确限制。

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又完善了对失德艺人的范围、限制等。

这些规制意味着明星在曝出丑闻后,不仅会受到单纯的舆论谴责,在工作上更是有了明确的限制,如此一来,品牌方解除合同就显得更为必要了。

二、品牌方能否合法解除合同关系

在粉丝经济盛行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品牌选择流量明星代言,通过这种方式,品牌方基本不需要自主宣传就能吸引到粉丝的自主转发和购买。

高流量虽给品牌方带来了高收益、高关注度,但随之而来的还有高风险,流量艺人出现丑闻“塌房”已是屡见不鲜。

然而,即使官方对失德艺人有“封杀”的规定,也不能认为品牌方可以理所应当地解除与他们之间的代言合同,这仍然需要有法可依。

我国《民法典》对于合同解除方式的规定无非是三种:约定解除、法定解除、协商解除。

1、约定解除

大多数情况下,合作品牌行使的单方解除权都属于约定解除。

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条件成立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这种约定在合同中一般体现为“道德条款”,或称为“劣迹条款”“德艺双馨条款”

所谓道德条款,最早出现于娱乐产业发达的好莱坞,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明星被曝出丑闻,逐渐开始在国内适用。具体内容是品牌代言人在代言期间不得出现涉黄、涉毒、涉赌、醉驾、反党、反华等违法犯罪或者违反公序良俗,可能导致品牌方形象受损的行为,否则品牌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并有权要求对方支付违约金等。至于代言人这些行为是有意为之,还是因为缺乏常识、粗心大意等原因所导致的,则不是品牌方会考虑的问题。

一般来说,道德条款对于艺人出现道德问题后的处理方式有以下两种:

① 继续履行合同,但有权要求代言人支付一定的违约金;

② 单方解除合同,并要求代言人赔偿违约金。

司法实践中,违约金的数额往往会考虑公司支付的代言费、制作成本、广告投放费用及相关预期损失。

2、法定解除

如果订立合同时没有约定道德条款,品牌方就只能自认倒霉吗?

当然不是这样,可以考虑依据法定解除,也就是合同的附随义务主张权利。

附随义务在《民法典》中体现为第五百零九条的“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信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这是指法律没有做出明文规定,当事人之间也没有明确约定,但为了维护对方当事人的利益,并依社会的一般交易观念,当事人应当负担的义务。

那么,在品牌代言合同中艺人的附随义务是什么呢?品牌方之所以聘请代言人为自己的产品进行宣传推广,不外乎两个目的:

其一,借助代言人的正面、健康的形象和声誉,塑造品牌的形象和美誉度;

其二,借助代言人的影响力扩大产品的销售。

代言不是简单的明星出售肖像或声誉的行为,而是品牌与代言人建立共同“形象体”并对外展示的行为。

换句话说,品牌方在代言合同中不只是追求获取短期内产品销售额的上升,也追求自身形象、声誉被妥当的使用、保护和提升。

因此,代言人在合作期间有义务保持正面的公众形象和良好的声誉。

通常,违反附随义务不会产生合同解除的权利,只能请求损害赔偿,但如果附随义务成为合同实现的要素,违反附随义务就会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那么就可以依此解除合同了。

艺人失德的情况不仅会影响代言产品的销售,更是使得品牌声誉受损,显然会使代言合同的目的落空。

3、协商解除

协商解除中,合同的解除取决于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而不是基于当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也不需要有解除权存在,本质是以一个新的合同解除原合同。协商解除在这种情况下很少实际用到,在此不赘述。

截至7月20日上午,已有十三家代言品牌官宣终止与吴亦凡的合作关系,其中不仅包括韩束、立白、腾讯视频等国产品牌,也不乏宝格丽、兰蔻、保时捷等外国品牌。

微信图片_20210720143423.jpg

△吴亦凡现有代言总结(图片来源网络)

其中,由于采取措施及时,部分企业不仅没有受到不良影响,反而口碑与销售额双双上升。

例如第一个官宣的解约品牌韩束,不仅因此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淘宝店铺直播间单场直播销售额超过往期最高数据27倍,场观次数更是达到往期最高数据的180倍。

微信图片_20210720143419.png

△数据、图源:胖球数据

由此看来,在代言人出现丑闻后及时反应,做出回应,必要时提出解约,是最明智的选择。

三、品牌方可能面临的其他法律风险

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往往是环环相扣的,代言人出现丑闻,影响到的很可能不只是代言品牌自身,还会有它的合作企业。

例如2015年,因为受到黄海波个人丑闻影响,上海南极人公司就被台州一家服装厂告上法庭。

未命名_副本.jpg

△台州市路桥六月玫瑰服装厂诉南极人(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一案判决书节选

此前,黄海波是南极人公司的代言人,服装厂与南极人公司签订合同,南极人公司授权该厂在生产保暖裤时使用南极人商标。而后,代言人黄海波产生负面新闻,服装厂认为这些负面报道导致了自己厂家的产品滞销,于是起诉南极人公司索赔。

法院认为,南极人公司有义务保证品牌代言人对品牌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虽然没有支持服装厂的索赔,但依据诚实信用及公平原则,酌情判决了南极人公司付给服装厂2.4万元作为经济补偿。

因此,本身就作为艺人失德行为受害者的品牌方,还可能面临被合作企业追责的风险。

基于上述被牵连品牌的前车之鉴,品牌方在代言事项上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1.选择代言人时更加谨慎,严格对艺人进行详尽的背景调查、评估艺人的风险程度;

2.在道德条款中,以列举加概括的方式明确不当行为,尽可能全面地覆盖代言人可能出现的负面行为;

3.没有在合同中约定道德条款的品牌方可与艺人协商签订补充协议,以避免将来可能的损失;

4.在合同中约定因代言人负面新闻引起的第三方损害赔偿由代言人承担,避免品牌方自负损失。同时,还可约定代言人在出现负面新闻时承担一定数额的违约金。

明星代言本就是双刃剑,可能为品牌方带来高额销量和良好口碑,也可能将其积攒多年的声誉毁于一旦,造成多方面的损失。希望本文能为品牌方提供一定的帮助,使之在可能发生的纠纷中能够更从容地应对。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