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一文读懂强制执行中的迟延履行利息
2021-04-21作者:陈恩德 花卉来源:天地人

法律文书生效后,债务人如未按照文书履行义务的,债权人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要求被执行人支付迟延履行利息或迟延履行金。实务中,对于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方式、清偿顺序等内容较容易发生争议。故本文总结了迟延履行利息一些最常见的问题,供大家参考。

01、迟延履行利息与迟延履行金有何不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因此,迟延履行利息不等于迟延履行金,实务适用中,大多将两者混淆表述,实际上两者具有下列区别:


123.png

02、一般债务利息达到法定标准,还能否执行迟延履行利息?

迟延履行利息与一般债务利息性质不同。一般债务利息属于补偿性质,而迟延履行利息属于惩罚性质,两者是可以叠加计算的。

因此,即使实务中一般债务利息已达到法定标准[如目前民间借贷年利率15.4%(四倍LPR)的红线],被执行人支付一般债务利息后,仍应支付迟延履行利息给债权人。

03、迟延履行利息如何计算?

一、迟延履行利息计算

111_副本.png

△一图带你读懂如何计算迟延履行利息,实务中一般不计算终止日的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方式详见下文。

(一)计算公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下称《迟延利息司法解释》)明确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公式为: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二)计算基数

实务中,对于“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理解各有不同。有的观点认为该计算基数仅为本金,有的观点认为包括本金、实现债权费用、违约金等利息以外全部费用。

但最高院在(2019)最高法执监386号执行裁定书[1]中明确,所欠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基数仅为欠款本金。这一裁定书也让关于计算基数的争论基本得以统一。

二、迟延履行期间如何确定

(一)起算日期

《迟延利息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自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计算;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分期履行的,自每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履行期间的,自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因此,起算日期应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情况而定,如有公告的,自公告期届满后,文书生效之日起算。

(二)截止日期

一般情况下,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至被执行人履行完毕之日止。

但在实务中,法院通过执行措施结案的情况较多,如果通过划拨、提取被执行人的存款、收入等方式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相应部分的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至划拨、提取之日。

如果法院对被执行人财产拍卖、变卖或者以物抵债的,根据《迟延利息司法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将计算至成交裁定或者抵债裁定生效之日,对被执行人财产通过其他方式变价的,计算至财产变价完成之日。[2]

这样规定,是因为在实务操作中,执行回款的方式较多,若无法确定履行完毕日期的话,将导致迟延履行利息一直增加,增加了被执行人的负担。

04、调解书中已约定违约条款,能否还主张迟延履行利息?

实务中,民事调解书中一般会约定逾期利息或其他违约条款,那么,该类违约金能否和迟延履行利息一并在执行时主张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3],债权人是不能在执行程序中既主张迟延履行利息又主张违约金的,迟延履行利息与当事人约定不履行调解书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是竞合的关系。

因此,债权人不能同时主张两类惩罚性费用,有调解书约定的,以约定为准。

05、迟延履行利息的清偿顺序如何确定?

在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下,根据《迟延利息司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清偿顺序有约定的从约定,没有约定的,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

另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一条的规定:“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应当按照下列顺序履行:(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在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没有约定清偿顺序的情况下,清偿顺序为实现债权费用>利息>主债务>迟延履行利息。建议债权人,在调解或执行和解时,可以将偿还顺序进行明确,争取利益最大化。

06、迟延履行利息是否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

迟延履行利息能否优先受偿在实务中有一定争议。部分法院在退执行款时,会将迟延履行利息一并退给申请执行人,但部分法院会剔除掉该部分费用。

我们认为,如前所述,迟延履行利息是债务人没有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而产生的法律后果,其立法本意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给迟延履行的债务人以惩罚。但是,民事法律文书中确定的一般债务利息是当事人基于合同法律关系而产生的,具有收益、补偿损失的性质。

由于判决书中确定的优先受偿范围,通常是针对补偿损失,故迟延履行利息理应不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在(2019)最高法执监378号案例中[4],最高院也支持这一观点。

但需要注意的是,如通过民事调解书的约定将迟延履行利息明确为优先受偿范围,我们认为是可行的,这也能更大程度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结语

迟延履行利息和迟延履行金的规定,加大了对被执行人的惩戒力度,为切实解决“执行难”提供了有力武器,希望此文能为大家在执行程序中带来帮助。


参考文献

[1]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执监386号,王东亮、新疆华誉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划拨、提取被执行人的存款、收入、股息、红利等财产的,相应部分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计算至划拨、提取之日;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财产拍卖、变卖或者以物抵债的,计算至成交裁定或者抵债裁定生效之日;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财产通过其他方式变价的,计算至财产变价完成之日。”

[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调解书确定的担保条款条件或者承担民事责任的条件成就时,当事人申请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执行。

不履行调解协议的当事人按照前款规定承担了调解书确定的民事责任后,对方当事人又要求其承担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迟延履行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4]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执监378号,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河南信德祥实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