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H&M惹众怒 遭全网下架后还将遇到的法律泥沼
2021-03-25作者:郭子新来源:天地人

就像发芽最快的梭梭树种子,在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的点名下,关于H&M造谣抵制新疆棉花的消息迅速传播,很快传遍全国。甚至,造就了年度热词“荒(H)谬(M)”。下面,让我们走近本次事件,看看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事情经过

3月24日上午,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一条微博,微博配文“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并附上了H&M发表的一份声明。

声明明确指出:“H&M集团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深表关注,其中包括对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少数民族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H&M集团也借此阐明了自身的立场:“将不会与位于新疆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

对于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宗教歧视”的谎言,外交部已在多个场合反复澄清。3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等“侵犯人权行为”是个别别有用心的所谓学者和机构蓄意编造和散布弥天大谎,违背公理良知,中国人民强烈愤慨。

这份毫无事实根据的抵制被披露后,迅速引发了社会的极大反响。

很快,黄轩、宋茜、辣目洋子等艺人先后发声,否认合作关系,并提出坚决抗议。淘宝、京东、拼多多等多个电商平台也疑似下架了与H&M有关的相关产品,目前在各大平台上已无法查询。新华网、央视等官方媒体也作出“吃饭砸锅的这种行为,实在是自取其辱、荒谬”的严正批评……

但就在全国各界一致批评、抵制的背景下,H&M并未认识到行为的错误,甚至对相关行为玩起了文字游戏。在当晚H&M发布的声明中,H&M援引《经合组织负责任的商业行为准则》,并提出自己“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企图遮掩其诽谤的事实和险恶用心。并在声明中再次企图挽救中国市场,表示将“致力于在中国的长期投入和发展,目前在中国与350家生产厂商合作,为中国及全球消费者提供符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服饰产品。”

但是H&M显然低估了国人,更低估了这个国家对待无端造谣、诽谤的态度。

人民日报在深夜也发表了评论文章:“中国市场虽大,但不欢迎任何恶意中伤者;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吃饭砸锅’注定痴心妄想。”

01.H&M究竟“何方神圣”?幕后的BCI又是何来历?

 了解事情的发展经过后,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在这个事件中做出系列“迷之操作”的主角——H&M。

H&M是Erling Persson于1947年在瑞典创立的服饰品牌。如今,H&M在全世界1500 多个专卖店销售服装、配饰与化妆品,H&M横扫欧洲街头,得力于公司兼顾流行、品质及价格的三合一哲学,以及积极扩张的政策。2018年12月,H&M入围2018世界品牌500强,位列第83。2020年7月28日,H&M名列福布斯2020全球品牌价值100强第76位。

抛开官方介绍,其实对于广大国人来说,H&M也是一个常见的品牌,在许多城市的商场、步行街都能够看到H&M的身影。与其他“舶来”的奢侈品不同,H&M并非远离大众,更不是初涉中国市场的新手。相反地,它深谙中国的消费文化,在中国市场迅速扎根扩张,汲取了不少财富。

在国内H&M有一个不太令人熟知的名字:海恩斯莫里斯(上海)商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底。在近年时间里,先后多次因“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虚假宣传”等行为被行政机关处罚。通过“天眼查”等公开渠道查询到其近期34个纠纷中,“提供劳动者受害责任纠纷”超过三分之一。

而在本次事件背后,有一个主角也不得不提,那就是H&M在首次声明中连带着抵制新疆棉花重点打了一波广告的BIC,即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在H&M声明中提出: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供应商从该地区与“更好的棉花计划”(BCI)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事实上,BCI虽然号称为非营利组织,但它却制定了棉花行业标准,要求会员按照其标准使用棉花才能获得BCI标志。在这一组织中的会员部分也曾也曾发表过和H&M相类似的声明,在涉疆问题无端指责中国,打压新疆棉农和棉花产业。基于BCI的指引和参考“民间组织”材料。最终H&M对新疆棉花进行了造谣和无端抵制,这也是导致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02.平台下架、艺人抵制,为何“制裁”来得如此迅速坚定?

其实近年来,随着本国商品竞争力的提升,国人文化自信的加强,外来品牌在国内市场早已不像十几年前那般顺风顺水。因此,融入中国市场,加入电商阵营、邀请知名艺人站台,也成了许多国外品牌在中国迅速扎根落地的有效方式。这也给各大平台和艺人带来了一定的收入。

但在此次事件中,各大电商平台,知名艺人却第一时间站出来抵制H&M,迅速而坚定。这就不得不提这背后的法律逻辑了。

首先,对于电商平台而言:

虽然并不因某些品牌在平台之外发表的不当言论造成直接的行政处罚。但对于电商平台而言,良好的商誉和社会形象也是电商平台赖以生存的基础。我们仔细研究各大电商平台与入驻商家的协议,其中对于合同解除、违约和责任承担,特别是下架方面的约定还是较为详实宽松的。

以淘宝网为例,淘宝网在与卖家签订的《卖家服务协议》及《淘宝网内部管理规范》等文件中有多个条款指向下架。

比如在《卖家服务协议》3.6.7“贸易限制”条款中,淘宝网要求入驻商户“关注并严格遵守可能影响交易行为的进出口管制、贸易限制与经济制裁相关法律法规,以免对商户或买家造成损失,并保证遵守适用于本平台相关软件、技术与服务的所有进出口相关法律法规限制。”淘宝网有权就发现上述情形时主动下架商品、关闭相关交易订单。

此外,在淘宝网《淘宝网内部管理规范》中再次强调了该条,对于卖家发布有违公序良俗、《淘宝平台规则总则》或《淘宝平台服务协议》的商品或信息。淘宝网视情节严重程度可采取下架商品、删除商品等措施。而在《淘宝平台规则总则》则明确要求,会员不得发布“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和“欺诈、虚假、不准确或存在误导性”的信息。

这一系列规则的制定也确保了各大电商平台在面对类似的“辱华”“造谣”等事件的情况下,及时下架品牌,摆明态度。

而除此之外,一旦因品牌方过错,导致出现交易赔偿、平台商誉受损等情况的,各大电商平台除下架相关信息外,还可根据双方签订的服务协议,要求品牌方赔偿全部损失。

其次,对明星艺人而言:

起初,许多艺人在签订服务合同中并未约定过于明确,在面临一些突发性事件时为了防止承担天价的违约金,不敢与品牌方擅自解约。但在陆续出现了范思哲等多起品牌方事故后,艺人在与品牌方签订代言等服务协议时也开始注意注明相关的合同解除条款和免责条款,特别是在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力的事件背景下,明星根据协议迅速单方面解除将能够有效保护艺人自身权益,防止被无端波及。

此外,对于已经造成负面影响,导致自身权益受损的明星艺人,在解除合同后,还可以根据合同和造成的损失,要求品牌方承担赔偿责任。对于那些经过专业设计的合同,解除合同的艺人甚至可以反向要求品牌方承担天价违约金。

03.事件发酵下,H&M可能还将面临哪些后果?

当前,事件仍在发酵之下,有关部门并未对H&M的后续处理有所定论。但在当前的舆论背景下,H&M可能还将面临以下后果:

1.可能出现大量的退货问题

对于近期购买了H&M的用户,此次事件对他们的影响也较为直接。根据以往类似事件的经验,用户在发现品牌出现较大负面评价的同时,可能要求进行退货。对于在线上购物的用户而言,根据平台规则进行退货较为方便,特别是各大平台开通无理由退货服务后,相关手续也较为便捷。而线下的退货则将会更加麻烦。基于品牌的负面评价,客户大量的退货要求不可能全部拒绝,但是逐一进行清退也必然对线下造成较大的冲击,退货标准也会随着各地的情况而发生变化,如应对不当,可能在品牌损失外造成其他诉讼等问题。

2.可能出现合作方解约问题

正如H&M在声明中所提及的,H&M在国内合作方较多,涉及领域较广,无论基于对自身商誉的保护,还是基于对未来市场的判断,合作方要求解约的问题恐怕很难避免。合作方完全可以根据《民法典》第五百二十七条行使不安抗辩权进行解除或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二、五百六十三条进行法定解除或根据协议解除。对于H&M方面来说,基于自身原因导致的解约不仅无法拒绝,且因自身过错而导致解除合同的,往往还将伴随着赔偿责任的承担。这对H&M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3.可能出现的间接赔偿问题

对于直接的合作方,H&M面临的是解约和赔偿。而对于间接合作方,H&M可能将面临着更多不可预知的问题。在合同订立过程中,双方往往除在赔偿责任中除注明直接赔偿的责任外,还会进一步强调因此造成的向第三方进行赔偿或给付违约金等问题,还可以向过错方进行追偿的条款。而当合作方解除和赔偿过多,牵扯到如房租、仓储、物流等方面过多额外成本时,间接赔偿的问题也将变得难以忽视。

4.可能出现持续经营压力问题

对于商誉和外部形象遭受重大打击后,市场的副作用也必然会接踵而至,对于一家大型企业而言,在巨大的成本之下,如市场过度萎缩,则持续经营的压力将无法避免,这将可能是H&M即将面临的最直接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在舆论发酵的过程中,律师们也收到了来自各界朋友发来的疑问,在此,我们挑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进行回答:

Question1:

作为商场的经营者,在面对发表严重不当言论的入驻品牌时,是否有权解除合同并对相关门店进行关停。

律师解答首先,商场的经营者并非执法者,不具有执法权。并不能强行关闭商家门店,阻碍正常经营,也不能单方面随意解除已经签订的合同,但是可以通过合同的渠道进行救济。根据目前各大商场与入驻商户之间签订的合同,许多经过公司法务部门或律师顾问审查的合同均会附随比较完善的解约和赔偿条款。

对于商家发表不当言论,对自身甚至对所在商场都可能造成不良后果,导致商场受损的,可以约定合同解除和赔偿。

如长沙某知名商场与入驻商户签订的合同中就明确提出“因乙方虚假宣传、制假售假、发表不当言论,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导致商场在商誉等方面受损的。商场有权解除合同,要求乙方限期搬离,并承担XXX万元违约责任,造成经济损失的,还应当赔偿全部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

上海某知名写字楼在与入驻企业签订的协议中,虽未指出可以在此种情况下解除合同,但是同样提出了“乙方因其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违反与第三方之间的约定,以及侵犯了本合同之外的法定权利,且上述乙方行为造成甲方经济损失的,甲方有权就前述损失向乙方追索。上述约定包括但不限于如下情况:(1) 甲方及其他商铺经营方因第三方追究乙方违法、违约以及侵权责任的行为而遭受的经济损失;(2) 甲方作为外部关系的责任人承受的经济损失;(3) 甲方为避免或减少前述乙方违法、违约以及侵权给甲方或其他任何第三人的权益造成的损失的,有权代为处理前述事项,由此所产生费用及损失均应由乙方给予补偿。”的约定。

同时也建议无论是商场经营者、加盟商还是其他经营主体,在签订此类合同时,需要足够审慎,将可能发生的情况考虑清楚,同时为合同解除和获取违约金、赔偿金做好条款准备。合同的明确约定,是最好的救济手段。

Question2:

作为公司劳动者,在公司出现类似问题的情况下,面对裁员、解聘应当如何应对?要是公司破产了怎么办?

律师解答:在面对裁员问题时,劳动者需要保持沉着应对,不要因裁员作出过激行为,应及时咨询专业人士。一般而言,裁员(即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需要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流程,如向工会或全体职员说明情况、听取意见,并报告劳动行政部门等。否则,则并非裁员,应当依照正常的解聘流程进行,依法支付赔偿金。对一些用人单位用工制度不规范,不签订劳动合同,不缴纳社保等情况的,还可以要求双倍工资赔偿、补缴社保等,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外,如公司破产,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首先用于支付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

就在H&M将自身陷入两难之地的情形下,耐克美国又再次发表了抵制新疆棉花,并禁止合作供应商使用。这是对底线的进一步挑战,并迅速激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对于耐克是否会步H&M的后尘,且拭目以待。

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国家的发展带动了国民素质和思想境界的不断攀升,以前部分国外企业所认为的“中国人给好处就会忘”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任何有损于国家利益的行为一定会受到来自全国各界的一致抵制。在面对那些对我国的无端造谣等问题时,援引外交部杨洁篪主任的一句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