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自贸区研究系列 | 临时仲裁在我国自贸区的实践
2020-09-08作者:邹红艳、段谭金来源:天地人

在当今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以及争议类型多元化、国际化的背景下,临时仲裁这一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商事争议解决手段逐渐受到国内关注。我国自贸试验区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承担着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重任,基于顺应国家“一带一路”大方向发展的要求以及与国际仲裁实践接轨的需要,临时仲裁制度的建立、发展和完善便成为其中的重要一环。

本期文章,将为大家介绍临时仲裁制度的含义与特点,并对临时仲裁制度在我国自贸试验区的实践进行简要分析。

01、临时仲裁的含义及特点

在我国,通常所说的仲裁,是指当事人根据仲裁协议的约定,将纠纷提交给约定的某一常设仲裁机构,按照一定方式组成仲裁庭并对纠纷进行仲裁,该仲裁庭在仲裁终结后予以解散,这种仲裁方式称为“机构仲裁”。而临时仲裁,其实是最原始、最简单的仲裁方式,是指当事人为了解决纠纷,由仲裁协议约定的人员临时组成仲裁庭进行争议解决,不依赖于仲裁机构,待纠纷解决后,该仲裁庭亦即告解散。临时仲裁的英文为“Ad Hoc Arbitration”,其中“Ad Hoc”一词源于拉丁文,意为“仅为此目的而设(for this purpose only)”,可见其临时性、特定性及专属性。[1]

与机构仲裁相比,临时仲裁具有以下两大特点:

1.充分体现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

临时仲裁不依赖于常设仲裁机构对仲裁程序进行管理,而由当事人自行设计并全程掌控仲裁程序,并根据案件的特点自主地对仲裁员的选定、仲裁庭的组庭、仲裁规则、仲裁费用等事项作出决定,使仲裁程序更贴合当事人的意愿。

2.程序灵活,不拘泥于法定形式

正因为临时仲裁自始至终由双方当事人自行约定并掌控,临时仲裁可以有更为灵活的程序,而不拘泥于法定的严格形式。当事人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仲裁文书的送达方式、审理方式、开庭的次数、裁决形式、是否公开裁决等事项制定更方便、高效的安排。

临时仲裁作为一种高效、快速和低成本的纠纷解决方式,更加符合商人的习惯和需求,因此在国际仲裁实践中,特别是海商领域,临时仲裁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02、我国临时仲裁的发展与实践

1、我国法律上的缺位

我国在1986年加入《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以下简称“《纽约公约》”),根据《纽约公约》的规定,可以选择的仲裁方式包括机构仲裁和临时仲裁。该公约于1987年4月22日起对我国生效,根据我国在加入该公约时作出的声明,中国对于该公约下缔约国所做出的临时仲裁裁决应予以承认与执行。

但是我国现行《仲裁法》(2017年修正)第十六条规定:“仲裁协议包括合同中订立的仲裁条款和以其他书面方式在纠纷发生前或者纠纷发生后达成的请求仲裁的协议。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选定的仲裁委员会。”第十八条规定:“仲裁协议对仲裁事项或者仲裁委员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当事人可以补充协议;达不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由此可见,我国仲裁法律制度只承认机构仲裁,不承认临时仲裁的效力。[2]

2、在自贸区的有限适用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9条第3款规定:“在自贸试验区内注册的企业相互之间约定在内地特定地点、按照特定仲裁规则、由特定人员对有关争议进行仲裁的,可以认定该仲裁协议有效。”虽然并没有明确界定为“临时仲裁”,但这种“三特定仲裁”其实就是所谓的临时仲裁,阐明了一项有效的临时仲裁协议的具体要件,同时侧面反映了临时仲裁在我国内地的有限度放开。[3]

最高法《意见》的出台无疑是我国现行法律对临时仲裁的首次突破,意味着临时仲裁在自贸区迎来了合法化的契机,但该《意见》规定过于笼统,例如“内地特定地点”是否必须具备仲裁机构、“特定仲裁规则”的范围、“特定人员”的资质条件等问题依旧不清晰,我国仍然缺失对临时仲裁明确的法律认定,以及对临时仲裁具有普遍指导作用的仲裁规则。

3、《横琴规则》的先试先行

为临时仲裁在自贸区切实落地实施,珠海仲裁委员会在对国际上先进仲裁规则比较研究的基础上,结合我国仲裁法制环境和横琴自贸片区的实际情况,于2017年3月出台了中国首部临时仲裁规则——《横琴自由贸易试验区仲裁规则》(以下简称“《横琴规则》”)。

《横琴规则》采用机构仲裁和临时仲裁“双轨并行”的仲裁体系,最突出的特点是以机构介入作为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补充。与一般仲裁不同的是,介入的仲裁机构不是“管理者”,而是“服务者”的角色,即结合了机构仲裁的管理优势与临时仲裁的灵活高效,通过机构介入对仲裁庭的独立性和权威性予以一定的制约,体现了制度创新与突破意识。同时《横琴规则》还体现了司法机构仲裁执行困境的外部协助,且规定这种协助是在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基础上,在仲裁当事人需要且同意的情况下,司法机构才能介入协助临时仲裁并进行合法性监督。另外,在适用范围上,《横琴规则》不仅适用于自贸区内注册的企业之间的临时仲裁案件,而且适用于根据国际条约和国内法提起的投资者与国家间的仲裁,其他当事人也可以根据双方事先约定的解决财产权益纠纷的法律决定采用临时仲裁的方式。

在建立起有机构介入与参与的临时仲裁规则后,横琴新区内形成的是机构仲裁与临时仲裁并驾齐驱的仲裁模式,这也是自贸区未来构建新型仲裁制度的体现。[4]

4、跨自贸区临时仲裁第一案

2018年4月,首例跨自贸区临时仲裁案例正式落地,整个争议解决的过程只用了一天时间调解并使双方对达成一致。该案件当事双方分别是注册在上海自贸区内的A公司和广东自贸区的B公司,B公司持有A公司约1.7亿元的银票,到期后找A公司承兑,但A公司因为资金链问题没有办法及时承兑。2018年4月3日,B公司就这起银票兑付争议向银调中心特定人员提请临时仲裁申请,同时,A公司同样表达了由上述特定人员按照特定规则进行临时仲裁的意愿。当日,仲裁庭组织双方在银调中心开庭审理。A、B双方最终达成了“以债抵债”的意向,即A公司转让给B公司一部分优质债权,并签署了《仲裁调解书》。[5]

该案例充分体现了临时仲裁意思自治、程序简易、便捷高效的优势,与当事人快速化解纠纷的需求相契合,是临时仲裁在自贸区内真正落地并成熟发展的一次有益探索。

5、跳出自贸区——《深国仲条例》

2020年8月31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第207号公告公布了《深圳国际仲裁院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以推动深圳国际仲裁院(以下简称“深国仲”)独立、公正、高效地解决纠纷。该《条例》将于2020年10月1日起生效,是国内首部以仲裁机构为特定对象的地方人大立法,它进一步规范了深圳国际仲裁院的机构运作,完善了国际商事纠纷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是对临时仲裁制度的又一次新探索、新突破。

该《条例》的亮点之一在于第二十五条规定:“当事人达成按照特定仲裁规则、由特定人员在深圳经济特区对争议进行仲裁的仲裁协议,并据此进行仲裁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以外,仲裁院可以提供代为指定仲裁员等必要的协助。”该条款在赋予当事人对临时仲裁的自主权的基础上,发挥深国仲的仲裁服务功能,有助于确保临时仲裁程序安全、高效地进行:一方面,凭借丰富的实务经验,深国仲能够为当事人选择最适合特定案件的仲裁员,推进仲裁程序的顺利完成;另一方面,深国仲对于现行《仲裁法》更为熟悉,能够保证选定的仲裁员符合仲裁地法律的要求,避免指定出不合格的仲裁员。这样一来,也能有效避免虚假仲裁、枉法裁决和虚假证据等问题。

《深圳国际仲裁院条例》是对我国临时仲裁有限开放的再次突破,使中国仲裁进一步实现与国际仲裁的全面接轨。《深国仲条例》的出台,意味着我国临时仲裁制度跳出了自贸区的界限,开始在深圳这片国际化土地生根发芽,实质上这也是自贸区试点经验的一次有益推广,将助推我国仲裁事业的蓬勃发展。

03、结语

虽然临时仲裁制度并未获得我国法律层面的正式认可,但是最高法《意见》的出台为自贸试验区开展临时仲裁提供了司法支撑,随后一系列的立法、司法实践也对推进临时仲裁制度在我国的发展进行了有益探索。但是必须认识到,这还只是开了个头,真正实现临时仲裁制度在自贸试验区,甚至在全国落地生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在立法、司法层面的积极探索和不断突破。


参考文献

[1] 赵凯东:《构建中国临时仲裁规则的法律思考——基于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展开》,载于《经济研究导刊》,2019年第29期,第194-195页。

[2] 夏佳凤:《论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时仲裁制度的构建》,载于《经济研究导刊》,2020年第01期,第192-194页。

[3] 陈磊:《中国自由贸易区临时仲裁制度的实践与制度构建——以<横琴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时仲裁规则>为切入点》,载于《对外经贸实务》,2019年8月第1期,第4-7页。

[4] 上海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发布银调中心首例跨自贸区临时仲裁案例https://mp.weixin.qq.com/s/hYisVubEHP8KpXJ6WIgOMA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