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个人贷款业务之影响
2020-07-06作者:彭丹来源:天地人

导语

2020年6月2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公布《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深圳条例》),探索在深圳市试点个人破产制度,为全国首次正式提出个人破产制度,对其他地区或全国设立统一的个人破产制度具有借鉴意义。

个人破产制度如正式推行,对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个人贷款的信贷管理模式、贷后催收方式均将产生深远影响,本文将结合各地试点的规定和案例,探讨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个人贷款的影响。

1、个人破产制度各地试点的现状

(一)目前全国仅深圳试点个人破产制度,温州、台州等地试点为执行过程中的“个人债务清理”程序

由于我国目前仅有《企业破产法》,并无个人破产制度,在现阶段中,个人需对所负债务承担无限责任,除非债权人同意免除债务,否则只要债务人活着,就必须以全部财产和收入清偿债务。“死亡”是个人债务在无法清偿的情况下,消除债务的唯一方式,知名创业家茅侃侃、上市公司董事长周建灿等都是因为无法偿还巨额债务而自杀身亡。

在现实生活中,难免存在一些人因为天灾、疾病、市场、经营等原因无力偿还债务,由于缺失“个人破产制度”,他们这些“诚实而不幸的人”就丧失了自我救赎的机会,只能一辈子被列入失信名单,限制出行和经营活动,从而更加无法偿还债务,恶性循环。

在此种背景下,2019年6月3日,最高院在《关于深化执行改革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的意见》提出要“开展与个人破产制度功能相当的试点工作,为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打下实践基础”。2019年6月2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委在《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拟分步推进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

上述政策出台后,浙江温州、浙江台州、广东东莞、徐州睢宁、深圳等地均启动“个人破产制度”的试点推进工作。其中,深圳市于2020年6月颁布的《深圳条例》为全国首次正式提出个人破产制度,包括个人破产的和解、清算、重整程序,设置了个人破产的申请、债权申报、免责考察期、债务免除等制度。

温州、台州等地法院则试行执行中的“个人债务清理”程序,该程序非单独的民事程序,而是在执行过程中债务人无法清偿债务时,执行法院根据债务人的情况和债权债务双方的意见,将债务人的执行程序转为“个人债务清理”的特别程序,通过“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实现债务人的债务清理和信用修复。这种程序类似于执行中的和解措施,更像在现有法律体系上打了一个“补丁”,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个人破产制度。

(二)个人破产制度/债务清理程序均仅适用于“诚信”债务人,并匹配了适当措施防范“恶意逃债”

《深圳条例》明确规定,个人破产制度仅适用于因生产经营、生活消费导致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排除了过度举债、恶意逃债等情形。《关于<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征求意见稿)>的说明》亦明确“如果是违法经营或过度消费导致不能清偿债务的,不能适用本条例”。除了深圳的规定,其他试点地区法院也对个人债务清理程序的适用对象、范围进行了一定的限制。如台州中院《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审理规程(暂行)》规定,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的主要原因是赌博、挥霍消费等不良原因所致,其债务清理申请不予受理。

各地试点法院除了对个人破产/债务清理的申请范围进行一定限制,也设计了一系列制度防范债务人恶意逃债。以《深圳条例》为例,其设置了不予免除的债务、不予免责的行为、延长免责考察期、撤销免责等制度,以防控、惩戒恶意逃债行为。

2、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个人贷款业务的影响

(一)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催收的影响

1.金融机构可主动申请债务人破产,通过破产程序核查债务人财产

在司法实践中,金融机构由于资产核查措施有限,往往难以全面掌握债务人的资产状况,如债务人长期不还款,也无其他有效措施予以规制。在个人破产制度建立后,金融机构则可通过申请债务人破产从而全面核查债务人真实的财产情况。

《深圳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个人破产受理后,债务人要如实申报本人及配偶、未成年子女的财产情况。虽然存在债务人不如实申报的问题,但为争取通过破产实现免除全部或部分债务的目的,债务人如实申报可能性、法院全面核查的强度都可能得以提高,相比目前普通的执行程序,金融机构能多一种途径来查明债务人真实的资产情况,以更快地实现一定比例的清偿,从而降低“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的案件比例,整体上更有利于案件执行回款率的提升。

2.金融机构可通过申报债权,在破产程序中获得一定比例受偿

各地目前关于个人破产的申请条件并不一致,金融机构并不一定能主动申请债务人破产,但其作为金融债权人,无一例外可在收到债务人破产/债务清理通知后向相关法院申报债权,从而通过个人破产制度/债务清理程序获得一定比例的清偿。

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或债务人进入债务清理程序后,法院会指定破产管理人,并发布公告,通知各债权人进行债权申报。金融机构可在此阶段申报债权,并通过破产程序掌握债务人的财产情况,参与债权人会议,对债务人的财产处置方案、债务清理方案等进行表决,在最终财产分配时获得一定比例的清偿。

3.借款人破产后所有未到期的债务宣布提前到期

《深圳条例》已明确规定破产人所有未到期的债务在受理破产申请时视为到期,但该规定仅在深圳适用,而每个试点地方对于个人破产制度的内容均不一致。因此,为了贷后管理的便利性,金融机构可将借款人进入破产程序作为债务提前到期的条件,当借款人进入破产后,其所有未结清的债务均提前到期,贷款人有权解除借款合同,并要求借款人一次性偿还全部款项。

4.债权可能在破产期间不计息或相应利息转为劣后债权

《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深圳条例》也有类似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台州规程》则规定:“自管辖法院裁定受理债务人债务清理后,下列债权作为劣后债权处理:(一)裁定受理债务清理后产生的利息……。”

债务人由于无法清偿债务或者资不抵债才进入破产程序,为了实现破产重整程序的成功,减少债务人的负债比例,各国都在破产制度里规定了破产期间债务不计利息。我国亦在《企业破产法》里有相应规定,如后续适用于全国的个人破产制度沿用上述规定,在法院受理个人破产案件后,金融机构对进入破产程序的债务人所持有的债权,可能自破产受理之日起不计利息或利息作为劣后债权参与分配。

(二)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个人贷款业务模式影响

1.金融机构可要求借款人如实申报个人破产历史

个人破产制度虽不保护“恶意”债务人,但相关配套制度不一定完善,在此情况下,难免被“老赖”利用。金融机构可在贷前调查阶段要求借款人如实申报自己的历史信用情况,尤其对借款人是否曾经被宣告破产进行调查,加强对借款人持续还款能力的监控。在贷中和贷后阶段,重视对借款人偿债能力的动态监测,如借款人进入破产程序,要求借款人及时告知,以便及时申报债权。同时,如果发现债务人试图过个人破产“逃废债”的,金融机构亦可向法院提供财产线索或证明以阻止债务人的恶意破产,以维护合法权益。

2.借款人破产后冻结或关闭其未使用的授信

借款人如在金融机构授信期间进入破产程序,基于防范风险的角度,金融机构在得知借款人个人破产情况后,可以及时关闭或冻结借款人未使用的授信额度,避免在借款人破产期间仍发放借款,以减少可能产生的不良债权。

同时,金融机构亦可更新个人借款的授信合同,将个人破产作为关闭/冻结授信的条件之一,在发生个人破产情况时,金融机构无需通知借款人即可自主关闭/冻结借款人的授信。

3、结  语

个人破产制度对金融机构个人贷款业务的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管理、信贷文本内容等均有影响。鉴于目前《深圳条例》仍在征求意见,全国也未建立关于个人破产的统一制度,金融机构可继续高度关注相关制度的试点及全面推行情况,并前瞻性地调整信贷政策、贷后管理模式,以及时适应个人破产制度带来的影响。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