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国外企业官宣辞退员工 国内企业也可如此任性吗?
2020-03-26作者:陈开明来源:天地人

最近,网曝国际大公司,因为员工在国内期间违反疫情隔离规定,公司通过官方渠道公开声明“辞退处理”。


微信图片_20200325154125.png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微信图片_20200325154129.png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国际大公司的劳动用工制度,作者在此不做过多的评论。但是,此次事件值得笔者深思的是,如果国内出现类似的情况,国内的公司是否有权作出这样“大快人心”的声明呢?

且看作者下文分解。

一、我们先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

本次的新冠病毒,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归类为“乙类传染病”,但是,却被赋予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那么,什么是甲类传染病呢?简单说一下,做个比较。只有两种:鼠疫、霍乱。而乙类传染病,则有27种之多,包括我们耳熟能详的艾滋病、麻疹、狂犬病、炭疽、疟疾都属于乙类传染病。

新冠病毒肆虐期,一旦个人违反隔离规定,按照《传染病防治法》会承担什么责任呢?根据该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那么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公司直接辞退违反隔离规定的员工,依据显然是不充分的。

二、我们再来看看“两高两部意见”

疫情期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简称“两高两部意见”)。其中,第二条,准确适用法律,依法严惩妨害疫情防控的各类违法犯罪中提到了三个罪名,这三个罪名,笔者给大家做个简单的解读和归纳。

第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具体法律规定就不在此赘述。具体到新冠病毒期间,符合以下条件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1.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

2.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

第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

第三,妨害公务罪。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含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从重处罚。

上述两高两部意见很显然已经将相关行为的行为模式描述的很清楚了。那么,拜耳公司前员工在国内的行为是有可能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或者妨害公务罪的。如果其事后被确诊为新冠病毒的患者或者携带者,则另有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明明是辞退工作,为什么又会构成刑事犯罪呢?

谈到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得不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39条。具体条文如下: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其中,“第(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如果拜耳公司的该位前员工涉嫌构成“两高两部意见”的三项犯罪中的任何一项,那么,用人单位就可以依据该项规定解除劳动合同(辞退处理)。但是,根据目前的新闻报道线索看,该位女士并未以任何罪名被追究刑事责任。所以,根据《劳动合同法》第39条第(六)项的规定,尚不足以支持拜耳公司这么强硬解除劳动合同的声明。

是什么让拜耳公司这么有底气将该女士辞退呢?笔者认为,即使该种情况发生在国内企业中,适用《劳动合同法》第39条第(二)项: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则较为妥当。

那么,怎么用好该项规定,要从两个方面着手。

第一,要有一部合理又合法的“规章制度”。

这是基本要求。类似拜耳这样的国际知名大公司,都会在规章制度上对员工的行为准则进行较为严格的规定。比如:员工不得行为失当、不得公开发表对种族和国家带有侮辱性的言论等等,这些内容都会被写进规章制度中。

第二,规章制度中如何定义“严重违反”。

有些企业用损失金额区分。但是像拜耳公司这样的公众公司,如果由于员工的行为失当,对公司造成的影响,用金钱可能是无法衡量的。所以,就拜耳公司前员工在疫情期间的行为本身而言,虽然目前看,国内未定义为犯罪行为,但是,确属失当行为。一旦等民众知道了该人员系拜耳公司员工,无形中将可能将该员工个人行为“迁怒”到拜耳公司,这样的连锁反应将会给该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拜耳公司及时声明,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将其予以辞退处理。否则,负面影响无法估量。

综上,律师建议:随着公众的道德意识和规则意识的提高,建议企业在规章制度的设计中增加员工行为失当、言论失当的相关制度设计。现在企业的公众形象涉及多方面的原因。俗话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口碑是什么,是用户对企业的整体的评价。如果因为某些员工的个人行为失当,给所在企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那将是得不偿失的。如果,由于规章制度不健全,导致企业不但无法开除该行为失当的员工。即使强行开除了,员工也可能会反告企业违法解除,并索要经济赔偿金,那更会让企业步入“里子面子”全失的尴尬境地。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