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肺炎疫情中的隐私权是否还值得保护
2020-02-06作者:曾文文来源:天地人

 导读  

2020年1月29日,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纪委监委决定对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舒庆国予以党纪立案调查,公开的资料显示是由于舒庆国违纪泄露了肺炎患者隐私,违反了疫情防控工作纪律[1]。  

在肺炎疫情的阻击中,控制人员流动是我们重要的管控措施之一,各地纷纷展开了针对湖北特别是武汉返乡人员的信息登记工作,统计内容包括姓名、身份证号、接触人群、活动轨迹等等,统计上述信息本来是为了实时监控、掌握情况而用,却变成了一张张公开被线上追杀的“通缉令”,各地湖北、武汉返乡人员的名单开始在各种家人群、同学群中疯传,湖北、武汉返乡人员也受到了不少特殊对待,这让我们不得不聚焦到一个问题——疫情中的隐私权保护。  


一、公民的隐私权依法受到保护  

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未明确隐私权的概念,但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2]将隐私权从名誉权中分离处理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予以保护;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3]明确规定了隐私权;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一条[4]对个人信息进行了专条表述,对其使用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因此,公民的隐私权依法受到保护,同时对于违反国家规定,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信息的,甚至会要求承担刑事责任,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5]。  


二、接受调查者是否有权以个人隐私为由拒绝提供相关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12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接受调查者向法定疫情收集单位如实说明行程与接触人员的相关信息,属于其法定义务,相关单位有强制收集疫情信息的权力,接受调查者必须予以配合和协助,不得以个人隐私或个人信息保护为由拒绝提供。  


三、哪些主体有权向公民采集疫情信息?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突发事件,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该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有权进入突发事件现场进行调查、采样、技术分析和检验,对地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工作进行技术指导,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予以配合;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予以拒绝。”此外,该条例第四十条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街道、乡镇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组织力量,团结协作,群防群治,协助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做好疫情信息的收集和报告、人员的分散隔离、公共卫生措施的落实工作,向居民、村民宣传传染病防治的相关知识。”可见,根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出于传染病防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需要,以下单位可收集疫情信息:(1)疾病预防控制机构;(2)医疗机构;(3)被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4)街道、乡镇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  


四、肆意传播公民个人信息可能面临何种处罚?  

最初泄露者和后续的传播者,所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存在一定区别。此次疫情搜集信息的主体是特定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等,但可以接触信息的主体相对比较复杂,比如对搜集到的信息进行登记的人员、对登记信息电子设备(比如电脑)进行维护的人员等,如果是在履职中获取信息从而传播的,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八十六条[6]承担责任;如果是后续传播,则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7]的规定承担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五、政府信息公开是否可以无视公民隐私权保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五条[8]的规定,个人隐私不属于公开的范畴,尽管政府已经掌握了前述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不公开对公共利益会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即使应该公开,也应该由相关部门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公布,而不能是由个别人进行私下传播,引起更大的社会恐慌。因此在疫情处理过程中,政府信息公开应该考虑到公民隐私权的保护。  


六、如何实现知情权与隐私权保护的平衡?  

(一)传统管控、封闭信息的时代已经过去,与之相反,信息的及时、透明、公开,不仅不会引发恐慌与质疑,反而会让公民感受到知情权有所保障的安心,从而更加客观冷静地面对疫情。民众出于防护自身的需要,渴望更多的信息公开,如何做到知情权与隐私权保护的平衡,制度建设不可偏废,完善大规模传染病的防治机制,尤其是信息披露的机制(包括个人敏感信息的认定、处理等等),我们可以向香港同行学习一二,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署网站“严重新型传染性病源体呼吸系统病”模块[9]中,以本地最新情况作为置顶新闻,并对每一位疑似病人的急诊日期、性别、年龄、报告来源、医院名称、化验结果、患者状况进行了公布,删除了患者的具体姓名,保护了个人信息,因此对个人信息进行脱敏处理。  

(二)转变政府信息公开理念,将信息公开不仅作为夯实政府行为合法性的基础,而且作为提升政府公共治理能力的制度支撑,通过政务公开促进政府治理的全过程充分透明,获得更多的民主讨论,得到更多的及时监督,从而提升政府治理的实践理性。  

(三)特别强调公私协力、合作治理及多元主体参与,建立政企合作的数据合作交流机制,引导企业、行业协会等单位依法开放自有数据。如第一财经利用百度迁徙地图,对春节前离开武汉的500万人进行了分析;丁香园通过整合各类政府数据,提供了“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新型肺炎确诊患者相同行程查询V1.2”则通过广大网友共同提供的数据集合而成,输入自己的相关信息,就可以查询火车、飞机、轮船等相同行程中是否存在确诊患者。群策群力,最大范围的发挥社会整体智慧。  

回到我们的问题,无疑肺炎疫情中,隐私权依旧还是公民的权利,应该予以保护,在这场肺炎阻击战中,无论是确诊病患还是疑似病患,其生活都已经受到了莫大的影响,肆意泄露隐私,对其生活带来“次生伤害”;但出于保护公共利益、保障公民知情权的需要,我们进行有限度的信息公布,如何实现知情权与隐私权保护的平衡,真正提高治理能力,我们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短评  

肺炎肆虐期间,公民个人隐私权保护同样不可偏废,不能因噎废食;更应该化挑战为练兵场,公私合力,发挥多方主体作用,保障公民知情权;同时转变政府信息公开理念,实现公民知情权与隐私权保护的平衡。  


参考文献

[1]http://yyjw.yiyang.gov.cn/2104/2105/content_1118327.html  

[2]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3]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4]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5]《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6]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故意泄露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的。  

[7]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六)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  

[8]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不得公开。但是,第三方同意公开或者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会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予以公开。  

[9]https://www.chp.gov.hk/files/pdf/enhanced_sur_pneumonia_wuhan_chi.pdf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