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以案说法|代位权之诉:带走了云彩,留下了雾霾?
2018-04-27作者:李炙 、代勇贤来源:天地人

代位权,亦称“代位求偿权”。当债务人怠于行使债务追索权时,债权人可直接起诉债务人的债务人,并要求其还债的一种法定权利。债务人的债务人称为次债务人。

代位权是赋予债权人用于保全债的一种有效权利,在一定条件下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无形中破坏了增值税的抵扣链条,从而引发了一系列争议。

案例A企业是烟花原材料供应商,B企业是该地的烟花产品制造商,C企业是烟花产品经销商。2015年10月,A企业为B企业供应了200万元的烟花生产原材料,暂未向B企业开发票,B企业在收货后未按照双方签订的《采购合同》约定付款,经A企业多次催收未果。2017年8月,A企业委托律师调查得知,B企业对C企业有一笔278万元的应收货款早已到期, B企业一直未要求C企业支付到期货款,B企业也未给C企业开发票。随后,A企业立即在C企业住所地法院对C企业提起了代位权之诉,并申请法院冻结了C企业200万元的银行存款。

问题一、诉讼中,C企业可否以B企业未开发票为由,以此抗辩A企业的代位求偿权?

税务律师评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在代位权诉讼中,次债务人对债务人的抗辩,可以向债权人主张。”

常见的买卖合同中,开具发票的义务并非合同的主要义务,而是一种合同附随义务。结合本案情况,B企业的主要义务是将烟花产品交付给C企业,C企业的主要义务是将货款支付给B企业。C企业不能用支付货款的主要义务对抗B企业未开发票的附随义务,从而以此抗辩A企业。

如B企业和C企业在合同中有诸如“B企业先开票,C企业凭票付款”的约定。司法实践中有不同意见,有判例认为:不履行开票义务虽不能形成拒付货款,但买卖双方达成了先开票后付款的约定,该约定属于买卖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的规定,法院应予以尊重,从而支持付款企业的抗辩。

问题二、A企业实现代位求偿后,是否有义务向C企业开增值税发票?

税务律师评析:在正常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的规定,C企业向B企业支付烟花成品的货款,B企业应当向C企业开具发票。

从代位权的客观情况考虑,C企业要求A企业开具发票似乎合情合理。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20条规定:“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当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特殊情况下,由付款方向收款方开具发票。”可见,开具发票义务的前提条件是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

本案中的200万元虽是A企业向B企业经营中产生的,但却是经法院判决而非经营行为向C所收取的款项。且A企业是烟花原材料生产商,C企业是烟花产品经销商,两者之间从经营业务没有直接的合同相对关系。因此,A企业无义务向C企业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问题三、收到发票能否意味着已付款?C企业应如何处理以保证税收权益?

税务律师评析:发票与收付款凭据在法律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发票的开具与当事人是否已经付款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只有收款凭据才是证明款项支付的直接证据。

根据会计工作规范的要求,当A企业收取C企业200万款项后,C企业完全可以要求A企业根据会计规范的要求制作收款的原始收款凭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规定,企业实际发生的与取得收入有关的、合理的支出,包括成本、费用、税金、损失和其他支出,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由于这200万所对应的支出产生了相关收入(应付B企业账款的消灭),且基于代位权的判决书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因此,即便没有发票这一常规的扣除凭证,凭法院的判决书、银行的资金支付单据、收款凭据等即可证明支出的真实性,可以在企业所得税前扣除。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 www.tita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