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发布

维护师道尊严,促进敢管善管,广东立法拟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
2019-09-26作者:伍贤华来源:天地人

导读

9月24日,《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提交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初审,其最大亮点在于单独设立“学生教育惩戒”专章,首次明确赋予了教师教育惩戒权!该《条例(草案)》明确规定:对中小学生在上课时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的,任课教师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


广东省第一个吃螃蟹的行为,实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教师教育惩戒权”千呼万唤欲出来!

在时下中国,有关教育尤其是是否应当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的问题注定成为广受争议的热门话题!


斯文不可不敬 严管严教出高徒

在我国传统封建社会,私塾先生手中令学生望而生畏的“戒尺”,培养了符合封建时代需要的大批优秀人才!与此同时,传统的师道尊严也得到了有效的维护,宋代大儒朱熹在其《朱子家训》中强调:“斯文不可不敬”,证明了封建社会给与了知识分子特别是教书育人者最起码的礼敬!

单说在二三十年前教师惩戒学生仍很普遍和正常,“严师出高徒”,“严是爱,宽是害”是那个年代所崇尚的教育理念,也是家校达成的广泛共识,因此绝大部分家长十分配合对自家孩子“严管”!正是这种“严教”,为改革开放大业和民族复兴伟业培养了不计其数的优秀人才!

相信与笔者同属70后的人都会有相似记忆,就是我们的父母要求老师从严管教我们,我父母对老师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孩子不听话,就帮我打啰,打了请您吃猪血粑!”

注释:猪血粑俗称“猪血丸子”,是湖南邵阳地区的特产,用于招待贵宾的上等佳肴。


独生子女时代  教师无奈舍戒尺

随着独生子女时代的来临,加上人权意识的勃兴,迫使教师无可奈何地放下了象征师道尊严的“戒尺”!于是不敢管与不愿管学生的老师多了,在家长百般呵护下目无师长的“熊孩子”多了,指责学校“体罚学生”的媒体多了,从此广大教师的“威严”受损,部分学生的“邪气”日盛!

如此情势必然造成管理学生的难度越来越大,家校关系日益紧张,教师合法权益与人格尊严屡遭侵犯,师道尊严岌岌可危!

君不见,2018年10月15日,株洲禄口派出所副所长赵某,将其女儿的班主任老师何老师抓起来关押了7个小时,起因在于当日8点多左右,赵某女儿因迟到被何老师“罚站”。

君不见,2019年7月3日,安徽铜陵市枞阳县陈瑶湖镇中心小学的教师周安员跳江自杀。在之前的20天里,他因用小棍惩罚了班里没完成作业的学生,以及在课上制止学生间矛盾而两次被学生与家长殴打,还因此被要求向家长道歉与赔偿。

如此案例,数不胜数!

当然,在教师队伍中确实还存在极少数道德败坏且毫无法治意识的教师,他们以体罚学生为常事,以侮辱学生为乐事,甚至达到违法犯罪的程度,故不可不察!


典型案例

今年5月29日18时50分左右发生在广州中大附属雅宝学校高二(四)班学生丁某乐跳楼事件。当日,丁某因早恋问题遭遇班主任龚某的语言暴力,被骂“你这个败类,你不配待在高二(四)班,有多远滚多远”、“我跟你爸妈打电话,你爸妈都不想要你”等。被骂后的丁某乐来到走廊栏杆处独处了很久,对前来劝解的同学说自己想静静。不久,她从学校教学楼四楼跳下,导致脑死亡。


如此悲剧,如无龚某语言暴力之“变相体罚”,本可避免!

因此,对教师进行“反对体罚学生与侵犯学生人格尊严”的培训与教育也同样十分重要,努力提升教师法律素养,尽最大可能预防学生人身损害事件的发生,这也是社会的共同期盼!


赋予适当惩戒  势在必行正当时

今年以来,笔者带领律师团队为长株潭三市三十余家中小学与幼儿园教师进行了主题为《中小学校(幼儿园)学生人身损害事件的预防和处理》的培训,被广大教师誉为“及时雨”!

在临聘教师占相当份额的当下,类似培训显得尤为重要!

在我们的调研与培训过程中,我们发现被家长投诉的“体罚学生”事件,绝大部分是轻微与可控的,诸如“罚站罚跑”之类,如果“教师教育惩戒权”能得以确立,则适度的“罚站罚跑”完全应有其立足之地,可以成为教师教育孩子以及适度惩戒孩子的重要手段之一!

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如果教师在学生与家长面前噤若寒蝉,如果教师成为了可以任人欺凌的“软柿子”,如果学生都是“站不得跑不得”的温室幼苗,则教师的合法权益与人格尊严必将荡然无存,则学生也将成为未历经挫折教育与无规则意识的“废品或次品”!

如此教育大计,已引起最高层之重视,幸甚幸甚!

7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教师教育惩戒权”这一命题,并要求制定实施细则,以便其现实执行。

当务之急是应加快修改《教师法》及相关法律,在法律中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即在规则设计层面上,惩戒权的行使规则必须就具体问题而设置惩戒手段(如分级设置违规行为的具体范围),另外也要考虑学生性别、年龄和认知能力,保证执行规则清晰明确。具体而言包括教育惩戒的内容、学生失范的行为类别、与之对应的教师惩戒行使、惩戒流程、监督教师惩戒的具体程序、监护人就教师惩戒行为的上诉渠道等。而就教育目的而言,教师实施惩戒权则更应关注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尤其是违规行为的发生背景、时间、频次和造成的影响,采用渐近性的惩戒手段(如渐进式训导)来干预学生违规行为。唯有如是,方可让教师敢管、愿管、善管学生,让家长放心交由教师去管,让学生心甘情愿地被管,教育的最终目的才能得以真正实现!

查看更多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11605号-1  Copyright@titanlaw.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習羽科技